今天的進度。^^
晚上會更新通販事宜與新刊預告,有興趣的同學可以上來看看^^







 
小心翼翼跨出去第一步,是不是從此就可以走向坦途?
 
***
 
那一天在休息室裡沒有做到最後。
 
因為掛念著休息室外人來人往,隨時可能有人會來敲門,兩個人只是彼此擁抱著糾糾纏纏的接吻,用手指胡亂愛撫,直吻到氣喘吁吁之後才罷手。
 
結果正式錄影的時候忍不住眼神一直往對方身上飄過去,好不容易捱到錄完影,雙雙找了個無聊的藉口,從慣例的節目後聚餐抽身離開。回到家裡,滾倒在沙發上做愛。
 
那一天晚上剛留在光一家裡,直到隔天早上仍未離去。
 
 
然後是朦朧的清晨。
冷氣很冷。剛是在一陣哆嗦中醒過來的。
 
反射性的往被子裡縮了縮,然後被身後也跟著醒過來的人抱住。赤裸的肌膚相貼,一片柔軟落在肩上,是光一的嘴唇,啃吻著他的肩胛骨。
 
縮了一下。「會癢…」
但是對方沒有停下來,接著連整個背部都被光一的髮絲搔得好癢。
 
「你…等一下…」想要逃但是被緊緊鎖在雙臂裡。
「我已經等的夠久了…」這句話進到耳朵裡,剛全身震動了一下。
 
這麼多年以來,等待著等待著,等待你的一次回應,等的夠久了。
 
光一的話語中彷彿傳遞著這樣的訊息。
 
於是停止了繼續掙扎,剛靜靜的任由光一擁抱著。吻,持續落在肩上,然後那溫度好像滲進血管,流進了心裡。
 
久久以後。才聽到光一在身後問了一句:「…為什麼?」
 
為什麼要主動打破絕對不在白天接吻的默契?為什麼要跨過那條相方的界線,把一切秩序弄亂?
 
「我想要…」剛深呼吸,告訴自己必須鼓起勇氣。「我想要…嘗試著,和你在一起…」
 
「嗯…」光一的聲音彷彿在鼓勵他繼續。
 
「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做到…可是我想要試試看…」剛的聲音在微微發抖,但仍然堅持再說一次。「我好想要試試看…可以嗎?光一?」
 
過了好久好久,光一都沒有回話。開始感到不安的剛,突然感覺到光一的手臂收緊了,光一指尖的溫度熨著他的肌膚,光一的臉貼在他的背上,然後,背上突然一陣潮濕冰涼。
 
「…光一?」
 
「不要回頭看。」
 
剛沒有聽他的話。

剛只是掙開他的懷抱,剛只是轉過身,靠過去,溫柔地溫柔地吻去了他眼角的鹹澀。
 
***
 
這樣…真的可以嗎?
 
這天早晨,坐在沙發上,一邊看著正在忙裡忙外的光一,剛蜷縮在柔軟的布料中,一邊在常用的筆記本上塗塗寫寫。
 
雖然沒有明確的說過,但是從那一天起,兩人的關係就產生了微妙的變化。那一天,他花了整整半天的時間,忍著想要流淚的衝動,一字一句把所有所有的事情都告訴了光一。那一天,光一只是安安靜靜的抱著他聽他說話,沒有說出口的安慰反而更像安慰。
 
剛依然很忙,但偶爾會在光一家裡過夜,隔天早上,光一會開車送他去排練室,晚上再去接他回來。
 
其實他也還不是很明白,自己對光一的感情到底算什麼?
 
他只能確定光一是他依賴的對象,是個特別的存在,至於說到「喜歡」啊,「愛」啊什麼的,只要一想到這些字眼,他就不由自主感到戰慄。
 
沒有辦法。傷口會痛。
 
他需要再多一點時間,再多一點空間,來沈澱。
 
 
「先起來一下。」光一走到他身邊,把他從沙發上趕起來。
 
站起身,就看到那個天生勞碌命的傢伙開始彎身清理著沙發,剛靜靜看著他的背影,這種居家模樣的光一,他是最近才慢慢看見。
 
「好了。」光一清理完畢,抹了抹額上的薄汗。
「你要不要休息一下?」剛看著一大早就開始打掃家裡,然後一打掃起來就停不下來的光一,只感到有點好笑。
「不行,沒有全部整理完我會受不了。」
「那,我來幫忙吧?」
「不用啦,就跟你說不用了。」光一把剛按回沙發上。「你忙你的。」
「……」本來想跟光一講說他根本沒在忙,只不過是在亂塗鴉。不過看著光一充滿好意的眼神,他也就從善如流的坐回沙發上裝忙。
 
本來塗塗寫寫著歌詞的筆寫著寫著開始變成彎彎曲曲的線條,剛低頭畫著很醜的光一肖像圖,然後偷偷笑。
 
「你下個禮拜去大阪?」過了一會兒,整理東西總算告個段落的光一,走到沙發坐下來,開口詢問。
「對啊。」剛抬起頭來看他,回答。
 
剛結束臨時追加的橫濱ARENA彩排演唱會。下個禮拜開始才是重頭戲,也就是連續四場的大阪演唱會。
 
「那好一陣子見不到面了。」
「你說的太誇張了吧?頂多一個禮拜好嗎?」剛放下手中的筆,沒好氣的說。
「一個禮拜很久。」光一只是笑瞇瞇的看著他。「好久耶。」
「…那是你才這樣覺得。」感到有點不好意思的剛,嘴硬的吐嘈回去。
 
即使現在聽到這種話語,剛還是不習慣。他沒有辦法像個普通的戀人一樣跟對方撒嬌的說「那你要想我喔」或是「我會想你」之類的話語,感覺說了出口就像是簽下了契約,簽下自己屬於對方的契約。
 
他不喜歡這種被制約的感覺。
 
「那今天排練結束後,可以去接你嗎?」
 
最近光一的態度變得非常積極,大概就在剛告訴光一自己想要嘗試跟他在一起之後。感覺光一很認真的在看待這一件事。
 
——給了一點暗示之後,就這樣殷殷的追過來。你就不能多少有一點遲疑嗎?
 
有時候剛也會感到有點氣惱,不知道是在氣自己的搖擺不定還是在氣光一的永不遲疑。
 
「可以嗎?」光一又再詢問了一次。
「嗯。」剛於是點了點頭,答應光一的提議。
「那要結束前記得打電話給我喔。」
「我知道。」
 
剛總覺得光一似乎經常在問他這句話:『可以嗎?』
那麼的珍而重之,那麼的…小心翼翼。彷彿只要他的一句話,就可以決定他此去是死是生,將前往地獄或天堂。
 
他覺得感動,但也覺得沈重。
 
光一。你知道嗎?
 
——其實啊,對於戀愛啊,我是膽怯又笨拙的。
 
如果可能的話,我也好希望好希望自己可以喜歡上你啊。
 
***
 
下了車,剛轉身走向排練室所在的大樓,然後聽見身後有腳步聲追過來,手突然被拉住。光天化日之下。
 
心臟跳了一下。
 
「你東西忘了帶。」轉過頭只看見光一安然無事的眼神,另外一隻手遞來他不小心遺落在車上的筆記本。
 
牽住他的手馬上就放開了,光一又跟他交代了一次晚上會來接他的事,然後就擺擺手轉身離開。
 
剛愣愣的看著自己空空的手。他知道剛才光一拉住他的手沒有別的意思,可是在這樣明亮的陽光下,這樣理直氣壯的牽著手,讓他覺得有一點害怕,可是又覺得……很好。
 
手指上有著淡淡餘溫,想要放進口袋裡保存。
 
轉身走進排練室,向所有樂手們打了個響亮的招呼,充滿音樂的一天,又開始了。
 
***
 
頭一次見到的風景
形形色色略過眼前
能不錯過任何一個嗎?
我們能夠做到嗎?
 
接近中午,樂聲稍歇,進入休息時間。今天的排練非常愉快且順利,大家邊彈奏邊唱歌邊說笑,談論著即將開始的大阪場演唱會,要不要做點什麼來讓歌迷驚喜一下。
 
「那就請在舞台上裸奔好了!」不知道是哪個人提出這個提議。
「全裸彈吉他,這個好耶~~」然後是一陣鼓譟。
「不行不行啦~~」西川進只能很無奈的搖搖手。如果這樣做,那他以後不就沒臉上台了?
「那就讓和剛在舞台上來個法式熱吻好了~~!」不知道又是哪個不怕死的傢伙提出來的提議。
「那我也要!」
「乾脆剛輪流和每個人法式熱吻好了~~這樣比較公平~~」
「好好好~~這個提議太棒了~~」
 
聽著天馬行空的意見,剛一邊笑著一邊連忙搖搖手阻止大家的妄想,這到底是演唱會還是驚奇大作戰啊?
 
這種事他怎麼可能做得到。剛忽然想到,不管是在螢幕前,還是私底下,跟他接吻過的人就只有光一一個。
 
那個人的吻,熱熱的,時而霸道時而溫柔。
 
不知道所有的吻都是這樣的感覺嗎?沒有體驗過其他,剛也無從比較。
 
 
接下來是放飯時間,剛走到安全梯外,投了罐常喝的咖啡紅茶。一邊喝著飲料,靠在鐵欄杆上向外看。
 
「」西川進推了門出來,看到剛也站在外面,對他笑了笑。
 
「今天唱的很棒喔!」西川進一邊說話,也投了罐飲料,然後站在剛身邊一起靠著欄杆。「看你這陣子狀況很不錯,我也覺得安心多了。」
 
「不好意思,讓你擔心了…」剛只覺得有些赧然。
「只要你開開心心,大家也都會很高興。」西川進只是笑著這樣對他說。
 
兩個人並肩靠著欄杆看風景,氣氛和諧。
 
忽然,剛開口詢問。「…」
「嗯?」
「你覺得,所謂喜歡的人應該是什麼樣的存在?」
「什麼樣的存在?」西川進沈思了一下,才回答。「應該是…特別的存在吧。」
「嗯?」
「特別到,沒有其他人可以取代的存在。」
 
究竟怎麼樣才叫做沒有其他人可以取代呢?剛還是不明白。
 
光一。如果可能的話,我也好希望好希望自己可以喜歡上你啊。
你會是我心中那個「特別」的人嗎?
 
好想知道,我好想知道。
 
沈默了一下,剛帶著想要確認些什麼的決心,轉過頭來對西川進說了令人訝異的一句話:
 
「、你可不可以吻我…試試看?」
 
我好想知道,這樣的吻,那樣的吻,究竟有何不同。
 
普通的感情,喜歡的感情,戀的感情,愛的感情,究竟有何不同?
 
「可以嗎??」


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hiroi 的頭像
shiroi

白い世界へ

shiro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