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先看過堂本兄弟080629這集
剛提到他在夏威夷溺水的那一段再看這篇文
(請注意阿光的表情Q_Q
http://www.wretch.cc/blog/tsuyomay/20365449 (感謝MAY桑提供連結)


*****




那件事,其實也很久沒有想起來了。
很多年以前,剛差點在夏威夷海邊溺斃的事。
 
已經想不起來,那一天沙灘的溫度,陽光的溫度,想不起來風吹在臉上是清涼還是微熱。應該是個萬里無雲的天氣,天空淨藍,無垠的大海平靜的像被仔細擦拭過的玻璃鏡面一樣。
 
那是誰也沒想到會暗藏凶險,人畜無害般的平靜。
 
 
 
 
 
直到進了休息室才真正有放鬆的感覺,收起那身為節目主持人必須多言的一面,身上的開關自動切換成OFF的狀態,光一有些無意識的搔搔頭髮,垂著肩膀,走到茶几前收拾著私人物品。
 
又是一個結束收錄工作的深夜,不過今天總覺得特別累。
是因為想起來那件事的關係吧。
 
雖然剛方才在節目中把整個事情的經過說的像個笑話似的,但他卻一點也笑不出來。明明知道這時候他只要開口吐嘈幾句,和剛一搭一唱,整個場面就會變得歡樂而熱鬧,不過他卻連稍微扯動嘴角都無法。
 
這種感覺,就好像那整個夏天又倒轉回到眼前一樣。
 
剛用輕快的語調在說著這件事的時候,讓他一瞬間有種快要窒息的感覺。
 
明明是那麼久以前的事了啊……況且剛也平安無事,我這是在幹什麼?
 
真煩。帶著無以名狀的鬱悶繼續收拾著,耳邊聽見有人開門的聲響:
 
「光一?」
 
響起來的是剛的聲音。
 
「你好了嗎?經紀人說他先去停車場把車開出來喔。」
 
活生生的剛的聲音。
 
「還有高見澤さん說,他們那一車要先出發去燒肉店囉,你準備好了就出來吧!」
 
和他一樣,已經二十九歲了的,剛的聲音。
 
轉過頭看著站在眼前說話的那個人,為了新戲而剛剛剪短的髮型十分清爽,某個角度看起來竟有些少年時代機靈又天真的神韻。
 
那個差點被大海吞噬的,少年堂本剛。
 
帶著某種無以名狀的情感伸出手一拉,把那個此刻神態像是男人又像是少年的相方給拉進了懷裡,然後,緊緊的抱住。
 
「…光一?」懷中的人顯然有些不解他突如其來的舉動,呼喚中帶著疑惑。
 
「……差點溺死時是什麼感覺?」隔了好一陣子,光一才悶悶的回話。
 
被抱住的剛微微一愣。
 
「很難過的感覺嗎?」光一像是在自言自語一樣的問著。
 
「嗯……」敏銳地察覺到了光一的鬱悶,剛也伸出手回抱住他,輕輕的回答。「怎麼說呢……有點像是被掐住了脖子,沒有辦法順利呼吸到空氣的感覺。越是想呼吸,肺部裡的空氣就消失的越快,手跟腳逐漸麻痺而不能協調……」
 
稍微回想起來,當時用眼睛從水底看著折射進來的遙遠日光模糊搖晃,確實有種自己會不會就這麼一直沉入深深深海底的恐懼。幽黯的深海閃著微光,像是巨大龍宮的燈火在對他的魂魄進行召喚。
 
「對不起。」
 
沒有去救你。
 
雖然沒說出來但剛馬上明白的是這句話。
 
「這不是你的錯啊。」剛撫摸著光一的背,安慰似的說著。
 
隔著那麼遠的距離,就算他大聲呼救,光一也不可能聽得見的嘛。就算是平常搭檔默契再良好,也不可能真的有心電感應到這種地步。
 
「大不了是『KinKi Kids』變成『KinKi Kid』而已嘛……而且那時候我發現,人家說臨死之前,腦袋會迅速的回顧一生是真的耶,我好像真的看到了人生的跑馬燈在我眼前轉來轉去……」有點想要緩和氣氛似的開著玩笑,但剛馬上從光一迅速收攏的手臂知道這不是開玩笑的時機。
 
真是的。
 
這開不起玩笑的男人。
 
明明對溺水有陰影的人應該是我才對啊。
 
在心裡小小的嘆了口氣。剛抬起頭來看著光一的眼睛說:
 
「你不想知道我人生的跑馬燈裡有什麼嗎?」
 
「老實說有點……不想知道。」光一帶點抗拒的回答。自己心愛的人的瀕死經驗,怎麼聽都開心不起來的吧。
 
「你問看看嘛。」
 
「……你人生的跑馬燈裡有什麼?」
 
看著那比剛才正式錄影時還要嚴肅而緊繃的表情,剛突然覺得很想微笑,而最後只是用無比溫柔的語調反覆的說:
 
 
「……你。」
 
「還有你。」
 
「還有你。」
 
 

所以上天把龍宮留給深海。
把我留給了你。
 
 
 

—END—
 
 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hiroi 的頭像
shiroi

白い世界へ

shiro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