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ok,那今天就到這裡結束。」

這句話說出來的同時,在場的每個人都露出鬆了一口氣的表情,藏不住的疲憊流洩出來。

現在是深夜12點多,演唱會的檢討會議,剛剛才結束。

工作人員忙著收拾散亂的資料,光一跟在經紀人的身後,走出了會議室,步向停車場。名古屋的夜色朦朧,春末夏初的風吹來,有一點悶熱的感覺,雖然演唱會結束後就沖過澡,但此刻衣服上似乎隱隱透著汗意,讓他覺得不太愉快。

「回去早點休息吧,明天還有兩場。」經紀人伸手從口袋裡掏出鑰匙,回頭對光一說。

「嗯。」光一點點頭。「剛呢?」

「也許還在醫院吧?」

今天的演唱會上剛過呼吸發作,好不容易撐完整場,一下後台馬上被經紀人和緊張的工作人員帶去醫院,走在後頭的光一只來得及的看到他虛弱的背影而已。

雖然擔心著,但是演唱會的例行公事還是得做,尤其是今天這種突發狀況,檢討會可有的開了。

坐進車後座,光一整個人很沒力的癱在椅子上。

有點想睡……卻又覺得不太睡的著。

惱人的汗意一直擾亂著他的思緒,也許回去以後再沖個澡吧……。

閉上眼睛,浮現的卻是剛蒼白的臉。

在舞台上,剛抓著胸口,緊緊的、緊緊的,握住麥克風。

那個時候他也只能夠緊緊的握住麥克風,在遙遠的另一端。

睜開眼睛,額上都是汗。



飯店的電梯「噹」的一聲打開來時,光一呆了半晌,才想到,喔,應該要走出去。

走了出去,嗯,左轉還是右轉?喔,左轉啦~。

果然是太累了。光一拍拍自己的腦袋,裡面想必裝滿了瞌睡蟲。

拖著腳步慢慢的走,走到一扇門前,他停下來。

剛的房間。

不知道他回來了沒有?回來了的話,睡了沒有?

站在那扇厚重的門板前,光一對自己說,有什麼話的話,明天再說吧。現在各自睡個好覺,養足精神以應付明天的演唱會,是比較實際的作法。

正要轉身離開之際,有人喊住了他。

「光一君。」

回頭一看,是剛的經紀人。

「你們回來了?剛他……」

「不太好。」經紀人當然知道光一想問什麼。「身體狀況暫時是好多了,只要好好休息就可以,只是,他很沮喪。他說站在舞台上發不出聲音也動不了的感覺,很糟。」

「……我想跟他談一談。」光一說。雖然沈重的眼皮已經快要闔上了,可是總覺得不做點什麼不能安心。

「是該談一談…只是他應該已經睡了,要談的話明天再談。」經紀人掏出一把鑰匙遞給光一。「你也早點睡,如果真的睡不著,那就,去看他一眼也好吧。」

光一苦笑。被看穿了嗎?其實他也是需要被安慰的人。今天這種狀況幾乎超出他所能掌握的範圍,演唱會的順暢度、歌舞表演、fans的反應、剛的身體,各種問題這樣洶湧而來,要不亂了陣腳那還真的很難。

在淚流滿面的fans面前還得煽動她們更熱烈一點,不知道是在為難別人還是為難他自己。

確實有點無奈,但也算是一次考驗吧!



輕輕轉動門鎖,門,開了。一絲光線射出,燈是開著的。難道剛還沒睡嗎?

光一跨步進去,反身關上門。

冷冰冰的空調的溫度,不是剛平常睡覺時所習慣的溫度。冷氣怎麼開這麼強?光一看著顯示空調溫度的紅色數字,22度,對他來說差不多,對一向喜歡自然空氣,不太愛用空調的剛來說太冷了。

視線轉向床上,剛全身包裹著棉被,只露出頭和右手,眼睛閉著,鼻息均勻,應該是睡著了。

燈沒關,冷氣也沒有調弱,是累得睡著了嗎?

把冷氣溫度調高之後,光一走到床邊,蹲下來,視線剛好可以平視著剛的臉。

凌亂的瀏海幾乎蓋到上眼皮,嘴巴緊緊抿著,右手半抓半摟的箍著被單,好像是想抓住什麼似的。

你在害怕什麼?剛。

光一想也沒想的把手覆在剛的右手上。剛睡的太沉了,一點反應也沒有。

那你又在害怕什麼?光一問自己。

「害怕」這種情緒,並不尋常。

如果剛真的在台上倒下去,該怎麼辦?停止演出嗎?或是一個人繼續演出?當時他的腦子裡只能說是一片混亂。演唱會不可能隨意終止,因為牽連太廣大,有的fans是相隔好幾年才又看了演唱會,有的fans則是遠道而來,背負著這些期待,加上長久以來站在舞台上的自覺,讓他覺得無論如何都要堅持下去。

可是,那一瞬間,他也真的感覺到不安。

在舞台這個大環境裡,只能把個人的喜怒愛欲放到最後。

如果這樣做的話,那麼,是不是會讓剛覺得很孤獨呢?在他痛苦的時候,不能馬上到他的身邊去。

可是,如果剛是孤獨的,那麼,他也是孤獨的。

你能瞭解嗎?剛。

最害怕的就是你不能瞭解。

如果你是孤獨的,那我也是孤獨的。

光一用細微的力道握了握剛的手。感覺被剛手上的溫度稍微安慰到了,只是,這一點都不夠。

低下頭去尋找他的嘴唇,但為了不吵醒他,只有輕輕一觸又分開。

光一嘆了口氣,打算站起身回房間去,卻發現腳邊有某個物體。

拿起來一看,是剛的手機。

螢幕上的游標兀自閃動,上面有幾行字,似乎是寫到一半的e-mail。看清楚了那個預定傳送的對象,原來是自己的手機號碼。



『光ちゃん

對不起

明天

我會好好努力的……』



後面似乎還想說什麼,只是猶豫了半天還是沒有打出來。看到那句「對不起」,光一覺得有一點點刺痛的感覺。

老實說真的不想要收到剛的道歉呢。雖然自責是難免的,但這種事,根本沒什麼好道歉的。現在他想要聽的是另外一句話啊……



光一按下了消除鍵,把「對不起」刪去,又按了幾個鍵之後,然後把手機放回床頭。



「晚安。」光一又給了剛一個很淡很淡的親吻,然後走向門口,順手關上燈,離開了剛的房間。



****



清晨五點。

剛從沉沉的睡夢裡醒來了。

剛在床上滾了滾,感覺到昨天的不適經過休息之後好多了。現在是幾點?似乎還很早的樣子,還可以多睡一會。

剛伸手往床頭撈了撈,找到手機,想看看螢幕上顯示的時間是幾點,發現螢幕上都是字,這才想起來昨天晚上原本要寫e-mail給光一,寫到一半卻睡著了。

這下還要傳送嗎?這個歉意都快過期了。

剛看著螢幕上的字,發現有點不一樣。

他讀著上面的字,一遍又一遍,然後他笑了。

他按下了傳送鍵,嗶聲過後,顯示出傳送成功,時間,是五點零三分。



****



「三分鐘前!」

工作人員把頭探進樂屋提醒一下,光一和剛已經穿好開場的衣服,兩個人一起走出去要到定點Stand by。

剛忽然伸出手來用力握了一下光一的手,然後又放開。

「嗯?」

「沒什麼。」

「對了,e-mail我收到了。」光一轉頭看著剛,笑笑的。

「收到就好了。」剛低下頭,有點不好意思的樣子。

「雖然內容算是我自己打的啦……」光一看剛不好意思,自己也覺得不好意思起來。

「嗯。」剛準備走向右邊,又回頭說了句:「那下次我寫一篇更長的給你?」

「好啊!」光一走向左邊,也回頭過來應了一聲。

「可是我一定會寫很長很~~長的喔!」

「沒關係!」





後台,光一的經紀人正在樂屋裡整理著東西,他拿起光一的私服外套,一不小心口袋裡的手機掉出來。

他看著螢幕上的字,楞了一下,接著笑一笑,又把手機放回了口袋裡。







『光ちゃん

我好愛你

我好愛你

我好愛你 』





如果你是孤獨的,那我也是孤獨的。

如果我們是相愛的,是不是就可以,不用那麼孤獨?



並肩而立,眼前又亮起了,舞台的燈光。

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hiroi 的頭像
shiroi

白い世界へ

shiro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