架空,上班族設定。

 

 

 

 

一章

 

 

究竟,事情為什麼會變成這樣?

 

清晨八點二十分,這個不用上班的人可能還留在香甜的睡夢中,該上班的人應該都已經出門或準備出門的時刻,東京都某高級飯店的套房內,有個人正陷入混亂中。

 

一邊看著數字鐘上閃爍著的那個幾乎要讓他發出慘叫的時刻,一邊忙亂的套上原本散亂一地的襯衫和西裝褲,在這個快要遲到的時間點上,剛沒有餘裕多想,萬一被公司同事發現他昨天和今天穿的是同一套衣服時該怎麼辦。

 

分秒必爭的走進浴室,開始進行一邊刷牙洗臉一邊整理頭髮的高難度動作,看著鏡中的自己有些疲倦卻泛著紅潮的臉,回想起昨夜,一瞬只感到頭痛欲裂。

 

梳洗完畢只花了三分鐘,走出浴室外拿起公事包和西裝外套打算離開時,忍不住又回頭看了一眼,視線投向床上被柔軟被單包裹著,毫無知覺香甜熟睡中的那個人。

 

那個,已經有十二年不曾見過面的人。

 

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,然後只能夠繼續無言的想著:

 

——究竟、到底、為什麼,事情會變成這樣?

 

 

***

 

 

12小時前,東京都,JR目黑站。

 

踏出電車,剛跟隨著人潮湧向手扶梯,來到改札口,拿出通勤月票滑過感應器之後,冷不防一陣冷風打在臉上,冰寒的觸感讓他下意識縮了縮脖子,有些懊惱今天早上過於匆忙,竟忘了帶圍巾出門。

 

轉身走向車站東口,一眼就看見黑漓漓的夜色中,那不斷由天上落下的白色光點,原來正在下雪。

 

早上看天氣預報只說今天一整天都是陰雨天,沒想到現在卻下起了紛飛的大雪。下班後的疲倦,讓剛只想趕快通過這場大雪,回到自己溫暖可愛的住處休息。這麼想著的同時,他馬上意識到自己的右手拎著公事包,而左手卻空空的。

 

愣了一下,立刻想起來,自己恐怕是把傘忘在電車上了。

 

真是的!從早到晚都在忘東忘西。眼下在沒有傘的狀態下根本回不了家,看來只好到附近的便利商店買一把來用用。

 

腳步移動到車站旁的便利商店裡,一踏進去就發現,裡頭人不少,跟他一樣要買傘的人也不少。尋尋覓覓找到了放傘的地方,一眼就看見放傘的架上只剩下最後一把,然後有個站在他身前兩步的男人正伸出手要去拿——

 

「啊!」眼看最後一把傘就要被拿走了,情急之下,剛忍不住脫口而出。

 

然後那個西裝革履的背影明顯的停頓了一下。

 

糟糕!一瞬間覺得自己有些丟臉的剛正打算裝作沒事的走開,但那個人拿起傘後,困惑的回頭看了一下。

 

剛心虛的低下頭,視線只能看見男人發亮的黑色皮鞋,深灰色西裝褲,以及他放在腳邊的黑色行李箱,一秒過後,發現男人似乎沒有要移動的意思,剛終於忍不住抬起頭來看他。

 

和眼前人視線交會的瞬間,同時感到一陣愕然。

 

「『你是……』」

 

 

***

 

 

車站旁的咖啡店裡,靠窗的高腳小圓桌邊,坐著兩個男人。

對著久別重逢的對方,第一句話卻是如此的相似:

 

「我還以為你會留在東京。」

「我還以為你會留在大阪。」

 

剛聽到對方的話笑了出來。「我自己也以為我會留在大阪啊!」然後啜了一口溫熱的拿鐵咖啡。「不過,世事難料。」

「喔?」對方的臉上也帶著久違的笑容。「怎麼說?」

「其實我本來是在大阪分公司工作,五年前被公司高層轉調到總公司的企畫部門,就一直做到現在了。」

 

剛的故鄉在奈良,到中學為止都在奈良度過,高中則就近選擇了大阪的私立高中,覺得自己是個道道地地關西人的他,自然也順理成章唸了位於大阪的大學。畢業後,應徵上知名廣告公司Sunrise大阪分公司的企畫部門,原本以為自己會這樣一輩子留在關西地區,但是工作了兩年之後,做了幾個成功的案子,總公司高層看中他對於流行時尚的敏銳度,想轉調他到總公司來專門負責相關的廣告企畫。

 

當時剛很猶豫。一來不想離開家鄉太遠,二來對東京這個城市向來沒有好感。但是和家人討論過後,家人都認為他到東京去更有一展長才的機會,他自己對於總公司相對豐沛的資源也不免有些心動,最後還是答應了這項人事異動。

 

搬到東京來,租房子,開始一人獨居的生活。對於這個城市從莫名其妙的嫌惡到勉為其難的適應,如今也習慣了這忙碌的生活步調。

 

這麼一過,就過了五年。

 

五年啊……,其實他也曾經偷偷的想過,有沒有可能會在這城市的某個地方,遇見現在正在眼前的這個人?

 

但是人生畢竟不像連續劇,所以在那些櫻花飄落的季節,紅葉燦爛的季節,在那些感覺會有各種故事開始的地方,他們始終沒有遇到。

 

本來就不會有什麼故事開始的吧。剛在內心苦笑。這五年間他也談過一兩次戀愛,大多短暫,沒留下什麼深刻的記憶,最後還是過著一個人的生活,一個人就這樣過了三十歲。

 

說到三十歲……那他眼前的這個人,應該剛過三十一歲生日吧?沒記錯的話,兩個人生日剛好相差一百天。

 

「那你呢?為什麼你又回到大阪去了?」剛看著眼前那個深褐色頭髮、容顏端整的男人,終於忍不住叫了那個已經十二年不曾叫過的名字。「…光一?」

 

「まぁ,跟你一樣,世事難料。」光一無意識的用指節在木質桌面敲了敲。「我剛好跟你相反,被總公司轉調到大阪分公司去。五年前,大阪的營業課業績因為內部問題直線下降,公司調我過去整頓、呃、『整頓』一下風氣……」

 

剛聽到馬上噗嗤笑出來。高中時代,光一就常常被選為風紀委員,大概是因為他做事一向一絲不苟,面無表情時又顯得很冷峻的緣故。沒想到出了社會,還是一樣。

 

這麼說來,五年前他來到東京時,光一卻剛好去了大阪?

 

高中畢業時,本來住在兵庫的光一全家就因為父親職務調動的緣故,搬到了東京。高中畢業後兩人就失去聯絡了。剛猜測他應該在東京唸大學,畢業後在東京找工作,原本以為他會一直留在東京,但沒想到卻去了大阪。

 

「我有想過,會不會在大阪遇到你……」光一的視線盯著剛的眼睛看,彷彿有點懷念的樣子。「但沒想到你連家都搬了,舊的電話也打不通了。」

 

聽到光一這些話,剛有些訝異的張大眼睛。

 

光一去他舊家找過他?還打過電話?

 

「我家人都搬到大阪住了,所以你找不到也是當然的。」彷彿想開玩笑似的,剛語調高昂的回話道:「還說我,某人不是去了東京就音訊全無,我寄的信一封封被退回來,不想跟我聯絡也不用給我假的住址嘛~~」

 

「那是…」光一的表情卻一點也不像有要笑的意思,眼神變得有些深沈難解。「…那是有原因的。」

 

「欸,」看到光一的表情,剛反而有點慌了手腳,連忙說:「我不是認真的要罵你啦,事實上我跟大部分的高中同學畢業後也都沒在聯絡了,這很正常的,沒什麼啦…」

 

「你明知道。」

 

聽見這過份認真的語氣,剛的肩膀忍不住震動了一下。原本還要說的話梗在嘴裡,然後只聽光一繼續說——

 

 

 

「你明知道,我們不是那種可以說不聯絡就不要聯絡的關係。」

 


 

 

-tbc-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hiroi 的頭像
shiroi

白い世界へ

shiro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