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實是一篇舊的新文(?)

從坑堆裡挖出來補完的,自己都忘記年代了。大概寫的是06年的各自solo期吧。

本來想修改成符合現狀但感覺不太對,所以還是照那時的設定。

就麻煩請大家自己時光倒流一下(噗)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推開通往頂樓的安全門,一陣風撲面而來,光一抬起頭看了一下天空,幸好,是陰涼的天,太陽沒露臉。

 

吁了口氣,光一走到圍牆邊,從口袋裡掏出香菸跟打火機。

 

雖然之前一直嚷著要戒煙、要戒煙,但因為平常緊湊的生活需要適當的紓解,終究還是戒不掉。前陣子碰巧遇到東山前輩,想到許久之前兩個人曾經約好要一起戒煙,可是自己卻始終沒有達成,只好跟東山前輩說聲抱歉。

 

香菸點燃了,火光一閃一滅,煙霧繚繞在眼前。光一的眼睛一邊看著高樓之外的東京,那些櫛比鱗次參差不齊的屋宇,一邊想著接下來緊湊的行程——突然間,身後傳來開門的聲音打斷了他的思緒。

 

帶著某種預感,還來不及回頭,就聽到剛的聲音。「你果然在這裡啊~」

「我上來透透氣。」光一轉過頭看著剛,看著他那因為要拍照的關係打理的清清爽爽的頭髮跟臉蛋。

「我也是。」剛走到他身旁,背部輕靠在牆邊,仰頭往上看。

 

光一把視線從遙遠的東京都景調回來,放在久違的相方身上。是他的錯覺嗎?剛的頭髮好像長長了,髮尾的層次應該有重新修剪過吧?前額那一搓挑染,上次見面時就是這個顏色嗎?藏在粉底下面的黑眼圈有點重,果然是演唱會太累了吧?身體好像也瘦了一點點,不知道抱起來感覺怎麼樣……

 

「……髮尾修剪過了,挑染的話上次見面應該是酒紅色,黑眼圈是因為昨天沒睡好,抱起來怎麼樣那要抱了才知道!」

 

「え?」光一呆住了。剛怎麼知道他在想什麼?這難道是傳說中的心電感應?美麗的搭檔愛?

 

「你都習慣直接把心裡正在想的話講出來嗎?」剛嘆了口氣,轉頭看他,一臉「這傢伙沒救了」的哀哉表情。

 

 「……。」光一有點無力的垂下頭。…果然最近太累的人是他才對嗎? 

 

「是你沒錯。」剛一邊落井下石的說著,一邊伸手過來拿走光一手上的煙。

 

 「你戒煙了吧?」光一轉頭看他,疑惑的說。 

 

「不戒你手上的煙。」送到嘴邊吸了一口,指尖染上淡淡煙草味道。一切都是那麼自然而然。

 

這種事對他們來說尋常可見。用同一個杯子喝水,吃同一盤食物,或是像現在這樣抽同一枝煙。

 

應該沒有什麼特別的,可是,看著自己方才還拿在手上的香菸現在在剛的嘴邊,那姿態…讓光一突然覺得喉頭一陣乾澀。

 

果然,是太久沒有獨處了嗎?

 

這陣子剛依然在忙個人演唱會,而他也一直在做solo單曲的宣傳,別說是見面,大概連講個電話的時間都沒有。要不是因為接下來要發KinKi的新單曲,兩個人需要一起拍雜誌封面,不然也沒什麼機會遇見。

 

不過,就算見了面,在這種場合,他們也只能是工作伙伴。

 

「時間差不多囉。」剛把香菸捻熄,對光一說。「回去吧。」

「嗯…」光一點點頭,有點不情不願的拖著腳步跟在戀人的身後往安全門走去。

 

 

鐵沈沈的門,被重重拉開,而後輕輕闔起。

 

鐵門關上的剎那,在一片黑暗的樓梯間,帶著莫名所以的情緒,馬上心電感應般的伸手向對方,貼近了身體開始擁吻。

 

久違的吻,舌尖一碰就像觸電般的吻。

 

「唔…嗯…」

微明的黑暗中看不清對方的表情,只感覺紊亂的呼吸都變得更形立體。唇舌之間淡淡的尼古丁味道蔓延著,混雜著唾液,形成一種微苦又微甜的味覺。

 

久久,光一的嘴唇才離開剛的,然後有點無賴似的緊抱著他,附耳要求:

「剛,今晚來我家吧,な?」

「經紀人說你晚上要錄節目,隔天要開演唱會的籌備會議。」雖然有些於心不忍,但剛還是冷靜的陳述了一遍剛才打聽到的事實。

「嗚!…」被打擊到的光一只好整個人掛在剛身上繼續緊抱著他,像個耍賴的小學生。

「節哀順變。」被緊緊摟著的剛,將雙手繞到光一的背後拍拍他以示安慰。

「真的不能來?」

「除非你答應我只是一起睡覺。」

「……」只思考了一秒鐘之後,光一馬上回答。「我可能做不到。」

「我想我也做不到。」剛嘆氣。

 

然後是長長的靜默。

明明該工作的時間已經迫近了,卻突然任性的不想回到那個被鎂光燈包圍,然後既不能牽手,也不能像現在這樣緊緊擁抱的世界裡。

 

為什麼已經在接吻了,卻還是好想接吻?

為什麼已經抱著你了,卻還是好想抱著你?

為什麼已經見到你了,卻還是好想你?

 

有時候這種情緒真教人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

「我改變主意了。」

「嗯?」

「一起睡覺也好,」光一的聲音裡有著壯士斷腕的決心。「我會忍耐。」

剛聞言馬上笑了出來。「真的?」

「真的。」但語氣一副沉重的模樣。

 

或許只是,想稍微從那個被規範好的世界裡,偷來一點屬於戀人的時間罷了。

 

「那好吧,」帶著笑意,剛抬起頭又親了一下光一的嘴唇。「那麼,我也會忍耐。」

 

 

 

 

進入攝影棚之前,有默契的放開手,拉開十公分的距離。無須言語,有默契的收回那些過於親暱的眼神交流。

 

然後又開始,忙碌的每一天。

 

 

 

偶爾也會有這樣的時刻。

 

我們是在至近至近的距離裡,談著,遠距離戀愛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-END-

 

 

shiro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