雪夜,名古屋的飯店裡。

剛站在可以眺望夜景的窗邊,那窗邊豎立著一棵掛滿彩帶、鈴鐺與麋鹿玩偶,七彩燈泡一閃一滅的聖誕樹。

剛看著那棵聖誕樹,然後轉過來對正熱中於打電動的光一說:「這棵樹好漂亮喔!」

「嗯?」忙碌中的光一心不在焉的回了一聲。

剛走到床邊坐下來,看著前面穿著黑色浴袍的光一努力和電視螢幕裡的怪物廝殺的背影,繼續他無意義的碎碎念:「我以前有買過一棵耶,想說放在家裡,比較有過節的氣氛,不過好像沒辦法佈置得這麼漂亮……」

「我比較相信你有把自己打扮成聖誕樹的才能啦!」沒有多加思索,光一脫口而出。

然後是一粒枕頭飛過來,用力砸在他背上,手一晃動,螢幕裡的怪物反敗為勝,畫面打出大大的Game Over。

「啊~~」光一一臉懊惱加惋惜的感嘆了一聲,撿起掉在一旁的枕頭,轉過頭才發現剛很用力的瞪著他。咦?他剛剛說了什麼嗎?

看樣子,如果現在還繼續玩電動那才真的要Game Over。光一拎著枕頭爬上了床,往剛的身邊靠過去,張開雙臂正要抱住他時,卻被剛一腳踹在肩膀上。

「你抱一棵聖誕樹幹嘛!」

「咦?」光一終於想起來自己剛剛說了什麼。

「去玩你的電動啦!」

「別這樣嘛~~」光一拉開了剛的腳,鍥而不捨的往前一探,這次終於順利的抱住他。

剛沒有掙扎的任由他抱,看來也不是真的在生氣……光一滿足地在剛的頸間蹭了蹭。

「光一……」

「什麼事?」光一含糊的回問著。剛洗完澡的味道好香喔~。

「我覺得啊,聖誕樹這種東西啊,一定要擺在對的地方。」剛這樣說著。

「嗯?為什麼?」不妙ㄟ,感覺又是一番長篇大論的開端。

「你想想看喔,如果在人來人往的百貨公司前面放一棵聖誕樹,那就會有一種很熱鬧的感覺對吧?」

「大概吧!」老實說他是不怎麼關心聖誕樹擺在哪裡這種問題啦。

「可是,在這種單人房裡還要擺一棵閃閃發亮的聖誕樹到底是搞什麼嘛!就是一個人才會住在單人房嘛!這樣看了不是更寂寞了嗎?」 

「喔……」光一抬起頭來看著剛的眼睛,突然有點明白的笑了起來。「你現在是在解釋你為什麼會在我房間裡的原因嗎?」

剛看著光一唇邊揚起的弧度,然後故意把眼睛瞟向一旁。「反正都是聖誕樹的錯啦!」

「好好好,」光一笑著在他的臉頰上輕輕吻著。「都是聖誕樹的錯。」

「不過這樣我房間裡那棵樹好像很可憐ㄟ……」

「為什麼?」

「它一棵樹在那裡很寂寞的……」果然是個同情心過剩的傢伙。

「那不然你回去陪它好了。」光一不太誠懇的建議著。

「那這樣你一個人在這裡很寂寞的……」

「誰告訴你我很寂寞?」光一抬眼看著剛,等他回答。

「你現在在亂來的手告訴我的。」

「這樣哪叫亂來啊!」光一馬上提出抗議。不過就是……嗯,順手摸兩把而已……

「那不然怎樣才叫亂來啊?」剛忍著唇邊快要流洩出來的笑。「麻煩你示範一下。」

「示範?」光一挑眉。很好很好,這傢伙在勾引他ㄟ,這真是太難得了。

「怎麼樣?」剛恐怕不知道他現在的表情看起來有多誘人。

「那有什麼問題……」光一把頭一低,吻住了那因帶笑而彎起的嘴唇。 


那時候,

紅紅綠綠的燈火閃爍明滅,繽紛聖誕樹擎著冬夜的溫暖,

而窗外,有雪落紛紛。





-end-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hiroi 的頭像
shiroi

白い世界へ

shiro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