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冷的冬夜。



專注盯著手上的流程表,冷不防架在鼻樑上的眼鏡被人伸手過來拿走,讓光一忍不住抬起了頭。

眼前是那張再熟悉不過的臉,他的嘴角有一抹惡作劇得逞的笑。

「喔,你洗好澡啦?」光一看了剛一眼,接著伸手揉了揉眼睛。

眼鏡被拿走了,視力直線下降,這才覺得眼睛一陣酸澀。

眼前糊成一片讓人有種很沒安全感的感覺,於是光一攤開手對剛說:

「還我吧!」

「你這樣什麼都看不到嗎?」剛把眼鏡遞過去。

「也沒有,不過大概只能看到一公尺以內的東西吧?」光一的近視度數很深,沒戴

眼鏡大概比瞎了好不了多少。

「喔,那不是只能看到我?」

「對啊,只能看到你…」光一的手在快要碰到眼鏡的剎那,剛卻把它收回去了。

「……那我不想把眼鏡還給你了。」剛這樣說。

「嗯?為什麼?」光一疑惑的瞇著眼睛。

不是才正要還,怎麼突然又不還了呢?

剛看著光一一臉呆樣,三秒,五秒,十秒,忍不住說了句:「笨蛋ㄟ你!」

「咦?」莫名其妙被偷走視力又莫名其妙被罵的光一看起來很無辜。

「我要去睡覺了!」剛站起來轉身走回房間去,打算把視力等於零的光一留在客廳裡。

「到底為什麼啦?」光一一邊拉著剛的衣角,跟著站起來慢慢往房間移動,一邊秉持

著好學的精神繼續追問。

「……」如果還要解釋清楚,那很丟臉ㄟ……剛低著頭往前走,突然覺得臉頰有點熱。

「為什麼啦?」

「我才不要告訴你!」繼續往前走。

「為什麼嘛……」

「自己想啦!」死命的往前走。

「……」

「……」



房門關上的剎那,客廳恢復了往常的寂靜。



夜正長,而戀人的絮語,仍在繼續。



-END-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hiroi 的頭像
shiroi

白い世界へ

shiro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