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後一章。推薦BGM當然是雪白之月,光一的主題歌T_T
謝謝大家看到這裡。
by不知為何有點感傷的雪莉(掩面)




 
你說:「你知道嗎,看起來缺了好大一角的月亮,其實只是因為被隱蔽起來了的關係。」
你說:「每個夜晚,月亮都是圓的,只是你看不見。」
 
然而為何我再怎麼仔細看,也始終看不見?
 
***
 
這長久以來的牽纏,終於結束的那一瞬間,會讓人有種不真實感。
 
那一天的剛的容顏,又回到眼前。
當光一提出要分手之後,說著「我不要」,用著焦急的表情,說著「對不起」,用著悔恨的語氣,然後緊緊抱著他彷彿快要哭起來那可憐又可愛的模樣。
 
如果是以前的他,不用說,一定會心軟。
 
可是已經夠了。他已經累了。
 
「我必須要放手,剛。一旦你給我一分的希望,我就會以為有十分,我會忍不住抱著過多的期望,然後忍不住逼你太急,這樣下去,太累了。」光一的聲音帶著一絲堅定,卻也異常痛楚的這樣說。「我喜歡你,太喜歡你,這樣下去總有一天我會毀了你。」
 
「我不明白…」剛搖搖頭,抬起頭來看他。
 
因為太過喜歡,所以必須離開?
 
天底下有這樣分手的理由嗎?
 
「總有一天你會明白。」光一只是摸著剛的頭髮這樣說,然後,輕輕把他推開。
 
剛再也說不出話來了。那些準備好的,想要對光一說的話,在被推開的那一瞬間也一併消滅了。看著光一變得淡漠的臉孔,剛彷彿看見了那個膽怯的自己又回到自己的身體裡。
 
果然,還是沒有辦法嗎?像他這樣的人,沒有資格被愛嗎?
 
心逐漸的冷卻了。
只能夠閉上眼睛深呼吸,然後剛站了起來,轉過身背對光一,強自鎮定的開口:
 
「那麼…我要走了。」
 
「嗯。」光一抬頭看著他的背影,輕聲說了句:「再見。」
 
聽著那鄭重其事的語調,剛回頭看他,凝望著,他知道,這次是真的說再見了。
 
光一彷彿看見剛的眼中有著淚光。
 
這些年來,彷彿第一次在這麼燦爛的陽光下看見他真實的眼淚。
 
***
 
回到自己的公寓裡。打開門,屋子裡一片靜寂。
終於,是自己一個人了。
 
雖然不是沒有想像過分開這樣的結局,可是真正實現的時候,的確是很痛。由自己來說出口的再見,或許比被說再見更加疼痛。
 
習慣性的把鑰匙丟進玻璃罐裡,過於單薄的聲音引起了他的注意。拿起來看了一下,才發現罐子裡只剩下一把鑰匙,就是他剛才丟進去的那一把。這些天過著遊魂也似的生活,這麼簡單的事他居然現在才發現。
 
有些愕然的看著那個空盪盪的罐子。
 
——你是什麼時候,拿走那把鑰匙的呢?
 
即使現在想問,也沒有人會回答他了。
 
腦海中浮現剛今天最後回頭看他的那個眼神,彷彿欲言又止而終究什麼也沒有說的神情。
 
那時候,你到底想要告訴我什麼呢?剛。
 
搖搖頭放下了玻璃罐,光一走進浴室對著鏡子剝下隱形眼鏡,拒絕把這個世界看得更清晰。
 
***
 
光一總覺得,這個屋子裡,被偷走的,不只是那一把鑰匙。
 
一個人的房子總覺得好空,太空了,總是會想著要買些什麼回來塞滿這個空間,然而那些不小心買回來的東西卻總是讓這房子變得更空。比如說,那些他從來也不吃的甜點,從來也不看的雜誌。
 
有時候光一會想像著,有一天,剛會帶著那把鑰匙來打開他的家門,然後,然後……
 
——不知道,他想像不出來自己會怎麼做。他大概沒有推開他再說一次再見的力氣,可能也沒再一次擁抱他的勇氣。
 
不過還好,這件事一直沒有發生,他也不需要為此過於煩惱。
 
戀人的關係結束了,搭檔的關係卻不可能切得斷。光一也不知道這樣的狀況算不算是一種折磨。
 
只不過,偶爾也會在一起錄影或錄廣播的時候,看著剛那和別人言笑晏晏的側臉,然後因思念而疼痛。即使是近在眼前,即使是伸手就可以觸碰的距離,還是覺得好遙遠。
 
但不能觸碰,再近也不可以。這是他做的決定,剛承受了,他也必須承受。
 
剛和他彷彿自然而然恢復到了正常的搭檔關係似的,他們可以在工作狀態下自然談笑,耍笨或吐嘈,就像以前一樣,剛甚至還是可以用著相方的臉對著他笑得好可愛。
 
即使是在兩人獨處的時候,剛也總是能夠不露出寂寞的表情。光一只感覺剛好像把整個人都武裝起來了,戴上了面具不讓他看見任何一點不必要的情緒,那面具的名字叫做「完美的相方」。
 
光一也只能驚嘆的想著。剛,你的演技總是比我好啊。
 
這天,結束廣播節目的錄音,光一和剛並肩一起走到電梯前。
電梯門開了,一起走進去,密閉空間裡只剩下兩個人。彷彿曾經有過這樣一幕,感覺有點懷念。
 
並肩而立,沒有交談。並不凝重,只是有點疲憊的氣氛。
站了一會兒,視線才悄悄轉動望向從電梯的鏡影裡反射出來的側臉,然後在鏡中與那雙深茶色的眼睛相遇。剛的臉上,是泫然欲淚的表情。
 
光一愣住了。
鏡子裡的不是那個作為相方的剛,而是那個膽怯又可愛的戀人,是那個…被他所捨棄的戀人。
 
面具來不及戴回臉上去,剛只能用這樣有些無助的表情從鏡中望著光一。
 
剛……,莫非你也跟我一樣,因為思念而疼痛嗎?
 
互相凝視著,凝視著。
 
明知道這樣的再次動搖只是無益,明知道不應該繼續看著那雙眼睛,看著看著只會再次陷進去,但光一只能投降的對著鏡中的剛伸出了手,然後,鏡外的剛撲進了他的懷裡。
 
或許,會失序的事,不管重複幾次,永遠都會失序。
 
 
***
 
有點冷。
也許是秋天來了。
 
究竟還需要幾個秋天,我才能真正的離開你?
 
打開門,室內有些陰暗。
 
鑰匙丟進玻璃罐裡,這次是清脆響亮的碰撞聲,兩把鑰匙歡悅重逢的聲音。
 
帶著某種預感轉頭望向客廳,仍是白日,而沙發上卻蜷著一個人影。那個極少極少在白天出現在這裡的人,那個剛剛才道過再見的人。
 
光一走過去,低頭看著那身影。
 
側身蜷在沙發上的身影顯得嬌小,沉睡的容顏看起來有些無助,而臉頰上有著淚痕。
 
還沒有風乾的,淡淡的淚痕。
 
是剛才凝在眼中沒有流下來的那滴淚嗎?
 
嘆息著,在沙發邊蹲下來,低頭親吻他頭髮。
 
那容顏,睡意深沉。
 
彷彿古堡裡沉睡千年的睡美人,在夢的荊棘叢中迷了路醒不來,心在哭泣。
 
——你是什麼時候,拿走那把鑰匙的呢?
 
——那一天,你究竟想對我說些什麼呢?
 
如果這次醒來,你願意一字一句的告訴我的話,我就一字一句的聽。好嗎?
 
因為…
 
我知道,我知道。
你只是個迷路的孩子而已。
因為迷路慣了,有人真的要帶你回家,你會害怕。
 
 
光一安靜的在地板上坐了下來,等待著。
他知道這等待勢必像一世紀那麼漫長,但他必須等待。
 
等待著,當天空浮出雪白的月亮,
等待著,當那雙美麗的眼睛張開來,
等待著,他會在茫茫的黑暗中擁抱著他,喊他一聲:

 
光一。
 

 


 
——END——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hiroi 的頭像
shiroi

白い世界へ

shiro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6) 人氣()